內容運營怎么做?90%的牛人都做到了這3點!

2個月前

初次接觸到運營這種職業的存在,應該是在脈脈的討論小組中看到的。

 

 

看人家的討論,覺得他們的論點都很有意思。

 

你要了解人的行為和動機;

你要了解行為設計學;

你要研究大眾的心理;

你要引導用戶的情緒爆發;

... ...

 

然后我就踏入了運營這個大坑。一開始一頭霧水,一直以為運營是個 很酷 的工作,每天就是研究研究用戶心理啦,搞搞互聯網啦~

 

還沒搞明白到底應該做什么,便嘗試投簡歷找運營工作了。

 

于是有了以下和HR的對話:

 

“你想做啥”

“運營啊”

“我知道是運營,我是問你想做啥運營”

“蛤?Excuse me?”

 

然后才知道運營也分很多種,比如內容運營、用戶運營、產品運營、社區運營、數據運營、活動運營......等等等等。

 

直到后來,我進了公司,開始學習做內容運營之后才發現,運營是個 很苦 的工作。

 

 

 

不過在經過各種“折磨”、“禿然”后,總算還有一點心得。個人把內容運營理解為通過選題,信息搜集,內容編輯,持續引導用戶關注,促進用戶自發傳播,從而轉化更多的新用戶,往復循環,最終達成變現目的一系列與內容相關的操作。

 

當然,內容形式不限于圖文,也可以是短(長)視頻、原創音樂等。我們平常所接觸到的微博、微信公眾號、抖音快手、網易云音樂等等,都有內容運營參與其中。

 

 

內容運營目的可以簡單粗暴的理解為:拉新、留存和轉化。

 

我之前看過很多關于內容的文章和帖子,大多寫的都比較深層次,用的術語和論述方式都很高大上,讓人理解起來比較吃力。

 

但我始終在想,我們為什么要做內容?是為了提升自我價值?為了造福社會?顯然不是,企業都是以營利為目的的,就算是粉絲上百萬的娛樂性質公眾號最終也還是要變現的,羊毛出在羊身上,關注和閱讀的人才是流量源頭。

 

不論是內容運營,社區運營,還是產品運營,其終極目的還是為了拉新、留存和轉化,所采取的運營方式只是為了達到終極目的而使用的手段罷了。

 

好吧,說了這么多,那么內容運營怎么做呢?我把它歸納為三點供大家借鑒。

 

一:信任感的建立

 

1.怎么讓他記住你:

 

 

重復是建立認知最直接有效的方式。在這個時期,我們需要對每一個觸達的用戶講明白你是干什么的,你能提供給用戶什么資源,讓用戶在產生需求的第一時間,能夠想起你。

 

2.怎么產生信任:

 

 

優質內容持續生產:我之前看到一個公眾號,他是做理財產品的,但是他天天推送足浴洗腳盆,偶爾還來個養生秘笈、心靈雞湯,掛羊頭賣狗肉,這樣人家怎么能對你產生信任感?

 

我們要生產內容,首先要考慮用戶的需求,持續生產“用戶喜歡的,對他有益的”內容,告訴用戶我有多專業,才能牢牢抓住用戶的心。微商還知道天天“恭喜某總喜提愛車”呢~

 

 

溝通互動:還有一點不得不說,要讓用戶持續關注你,你也要持續關注用戶吧,要和他溝通吧?溝通是信任建立的橋梁,適當的溝通才能增進彼此的情感,讓用戶成為你的“鐵粉”。賣保險的還天天給你打電話噓寒問暖吧~

 

二:內容輸出和引流

 

有了對你充滿信任的“鐵粉”用戶,接下來我們就該考慮,怎么把內容輸出到更廣的范圍,讓更多人知道我們,從而獲取更多種子用戶。

 

媒體矩陣:“矩陣”原本是一個數學概念,我這里把理解為能夠觸達目標群體的多種新媒體渠道組合。

 

 

 

搭建完畢的新媒體矩陣最主要的作用體現在:實現內容多元化、分散風險、協同放大宣傳效果。具體步驟:

 

第一步:細分用戶及需求

 

首先是同類群體的細分。有些企業運營的對象是某一類人群,例如新媒體資訊類賬號“姑婆那些事兒”,用戶主要是運營er們,男女比例接近1:1,年齡范圍在20~35歲。在增長期,“姑婆那些事兒”的用戶數增加后,又分化出了:

 

①對APP推廣更感興趣的ASO營銷類群體;

 

②對學習職場社交的需求更強烈的職場類人群;

 

對知乎運營,搞熱榜更感興趣的社區運營人群......等等

 

 

第二步:選擇媒體平臺

 

通過不同用戶的需求,我們可以在不同的平臺上專門的提供相關內容輸出,從而形成更為專業和系統的內容體系。我們可以根據企業垂直領域業務選擇合適的平臺,例如新媒體資訊類企業可以選擇姑婆那些事兒、36Kr、虎嗅等網站;美食類企業選擇豆果美食、大眾點評等。

 

 

推廣引流:內容制作出來,人家看到了,感興趣了,但是不能聯系到你也是白搭。除了像公眾號這種自帶流量池的渠道,在其他地方,我們可以通過放置微信公眾號二維碼、微信個人二維碼、微博號等形式,將用戶導流到自己的流量池中,形成現在最火的“私域流量”。

 

三:制造虧欠感,助力內容傳播

 

內容運營里,有一個詞很重要,那就是虧欠感。

 

周星馳和萊昂納多(小李子)能夠幫助我們理解這個詞的運用狀態。先說周星馳,很多人了解“星爺”是通過上世紀的盜版,當移動互聯網興起后,更多人看待和期待周星馳的心理狀態,就變成了“我們欠星爺一張電影票”,這就是《美人魚》32億元票房的原動力。

 

 

小李子在奧斯卡多年陪跑,《泰坦尼克號》之后,為了拿到小金人,小李子瘋狂地背離公眾期待去挑選劇本和出演相應電影,甚至在《飛行員》中舍棄自己的外貌形象優勢(那張經典的赤膊照),不過,這能喚起公眾對小金人應該給小李子的呼聲。最終,外部呼聲和自虐式表演的《荒野獵人》幫助他圓了小金人的夢。

 

 

這兩個例子都是“虧欠感”助力內容傳播的典型。

 

總結

 

 

當信任感建立到一定程度,用戶自發的為你傳播內容,同時你能通過更多的渠道去觸達潛在的用戶時,那么你的引流效果將會越來越明顯,呈現出幾何式的爆發增長,這時通過內容運營實現變現的條件也就成熟了。

 

添加好友,共同成長

收藏

{{favCount}}

個人收藏

投稿請戳這里!投稿
0

次分享

文章評論(0)

{{ user.nickname }}
發表評論
登錄 進行評論
加載更多 正在加載中... 沒有更多了
大富豪现金棋牌官网